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茅台好喝的科学依据找到了,因为它出名!

发布时间:2020/01/16

如果大家都说茅台不好喝,那一定会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嫌疑,但如果说好喝,那种五味杂陈的感觉确实是许多人不喜欢的。所以茅台也是因势而行,在逐渐改变它的口味。当然,就这个东西,跟哈姆雷特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茅台饮用者眼里有一千种茅台酒味。

了解茅台酒工艺的人都知道,茅台酒是用 1-7 轮次的酒反复勾调而成,所以茅台酒有丰满醇厚的特点,其所谓的丰满,意思就是说酒体里面的诸位很多,很协调,认真品尝茅台酒的人,或者会品酒的朋友喝茅台酒时,会品出茅台酒里面的:"酸、甜、苦、辣、涩焦、酱"。马云先生曾用一个已经风霜的老人来形容茅台酒,意思是历经世间百态,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蓝裕文化工业旅游规划设计院一想,茅台确实如此,一个涉世深远的老人,必定气质驳杂,韵味复杂吧。所以喝酒的人会被茅台的复杂多变所吸引。

但是不会喝酒的人,或者不会品茅台酒的人,也会因为茅台酒的诸位太多,而觉得口感太杂,很不习惯,还有一些人不适应茅台酒的酱香,一闻到酱香就浑身不自在。还有就是喝茅台酒的方式,尤其一些豪爽的哥们儿,一时豪气干云,酒意大作,当真是酒到杯干,碗来碗干,瓶来瓶净,可是这种喝法,第一次喝不出茅台酒的丰满,第二感情深一口闷的情况下,由于茅台是 53 度的高度酒,会产生非常强烈的冲击感,所以很多人觉得茅台酒很难喝。

老外的看法也不太一样,美国总统尼克松和里根据说都喜欢茅台,这大概跟他们自身的复杂产生了共鸣吧。当然,在现实接触中,蓝裕文化工业旅游规划设计院的小编发现,许多老外还是觉得茅台发霉的味道比较重,不甚喜之。

不管看法如何,普罗大众还是对茅台持仰望的态度,同是白酒,如果用茅台的瓶子装上,大多数人还是会觉得好喝。这不是吹,这是有科学依据的。而且还上了TED演讲。

下面引用TED演讲:

在讲茅台的味道之前,我们先讲一个大坏蛋的故事,然后会提到周迅的裸体,到后面你会明白这三件事的共同点在哪里。

这个大坏蛋是纳粹二号人物,戈林。

戈林痴迷于艺术。纳粹时期,他在欧洲巧取豪夺,或者买,或者抢,或者骗,得手了大量世界名画。而他梦寐以求的,是荷兰大师弗美尔的画作。戈林费了好些周折,出了一大笔钱,终于跟米格伦买到了那幅弗美尔,成为戈林的至爱。就是下面这幅:

二战结束,戈林被捕。盟军清理他的财产时,发现了这幅作品。弗美尔的画,那可是国宝级的艺术品,竟然卖给了纳粹?于是荷兰警方逮捕了米格伦,控告他叛国罪。

没想到米格伦哈哈大笑:「我哪有弗美尔的画?那幅是我自己画的!」

法官自然不相信。

果然,就在监狱里,他又画了一幅,一模一样的。

于是米格伦不再是卖国贼,而是戏弄过戈林的大英雄,一时在荷兰家喻户晓。

米格伦成英雄后,嘴上没了把门的,又爆了一个更大的料。

当时,弗美尔的作品中,公认最伟大的是《伊默斯晚餐》。当时国际艺术界大拿,包括研究弗美尔的权威 Abraham Bredius 等,都盛赞这幅《伊默斯晚餐》,说是弗美尔最伟大的作品,全世界的美术家和爱好者都远道来瞻仰这幅国宝。下图。

没想到,米格伦爆料说:「嘿嘿,《伊默斯晚餐》,也是老子画的。」

后来查实,弗美尔自己从来就没画过什么《伊默斯晚餐》。完全是米格伦自己画的。

米格伦爆了这个料后,这幅《伊默斯晚餐》的艺术价值一落千丈。本来是国宝来着,现在被摘下来扔进了仓库。

这幅作品如果是弗美尔画的,就是伟大的艺术;如果是米格伦画的,那就是垃圾。

左为米格伦,右为弗美尔

到这里,你可以说,什么艺术,什么专家,什么大师,都是势利而已,看谁名气大就捧谁。

然而 Bloom 教授有不同看法。他说,我们不是势利,我们都是天生的「本质主义者」。

这个本质,是指它到底是什么、怎么来的、它的内在是什么。

而这些「本质要素」,多数时候我们看不到也摸不到,只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认为」、「以为」或「相信」。于是在很多时候,也就是靠它的「名气」了,表现出来就成了势利。

那幅《伊默斯晚餐》也一样,它的艺术价值不在于画得有多好,而在于人们以为是弗美尔画的。

紧接着 Bloom 教授讲了第二个观点:于是,我们的快乐并不肤浅,而是非常深刻的。

意思是说,我们的快乐不只是基于我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尝到什么,而是基于我们对这些感觉的「本质」的认识。

请注意这种深刻不只是在欣赏所谓的「高雅艺术」的时候,我 们平时感到的任何快乐都是这么深刻,比如喝酒,比如欣赏色情。

2008 年 9 月,周迅主演的电影《画皮》上映,其中周迅裸体的镜头是个很大的卖点,被炒得火热。然而,就在热点上,导演告诉媒体,那个裸露的身体不是周迅本人,而是替身,即「裸替」。这个消息一出来,影迷哀鸿遍野。

正如观众面对同一幅《伊默斯晚餐》,以为是弗美尔,和知道不是弗美尔,两种欣赏体验天壤之别。

所以 Bloom 教授说,人们的快乐不那么肤浅,人们要欣赏的,并不是那个裸体本身是否好看;人们的快乐其实很深刻,欣赏的是本质,即,那到底是不是周迅的身体。

所以说,我们都是本质主义者。

到这里我们说茅台为什么好喝了。首先,关于茅台的味道,我们听到两个截然相反的说法:

  1. 茅台确实好喝。那味道,别的酒做不出来。
  2. 说茅台味道好的,都是装的。就像当年说《伊默斯晚餐》是艺术精品那帮人一样!

Bloom教授讲,人家说好喝,并不是装出来的。这有科学实验为证。

研究的结果说明,人们说茅台好喝,是真的感觉到了好喝,不是装的。但这有个前提,就是品酒人得知道那是茅台。如果不知道,那就很难喝了,而且也不是装的,是真的难喝。

这正如人们对《伊默斯晚餐》的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欣赏体验,也正如人们对周迅裸体的前后两种欣赏体验。所以 Bloom 教授说,我们都是本质主义者。

下次你请人喝酒的时候,如果酒不好喝,很简单,把价格签撕掉,换个名酒的签贴上去,酒的味道马上就变好喝了。是真的好喝!如下图。

同样是画,名人画的就是好画、价高,同样是裸体,名人的就好看,替身的就索然无味。蓝裕文化工业旅游规划设计院认为,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了,同样是酒,出名的茅台就是好喝,没有名气的就比不上茅台。当然,还有一个事情要注意,就是出名代表了品牌知名度,品牌也往往伴随着价高。这跟企业做工业旅游一样,就是为了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出名了,一切皆有可能。

本站底部导航: 关于我们 工业旅游新闻 酒庄设计新闻 主题乐园新闻 工业旅游设计案例 酒庄设计案例 主题乐园设计案例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北京蓝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6050824号 友情链接: 蓝裕文化 ©2016-2020 蓝裕文化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6050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