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发布时间:2021/11/25

西班牙葡萄酒被誉为旧世界葡萄酒的三剑客之一,蓝裕文化酒庄规划设计院在前往西班牙考察的时候,深深被这里的葡萄酒文化和旅游所吸引,那种古老与时髦融合的酒庄风格,充分反映了西班牙在葡萄酒行业的坚守传统和开拓创新。而她紧跟时代,做的风生水起的酒庄旅游,更是吸引了无数的游客前往。这让小编有一种想要探寻西班牙葡萄酒缘起的冲动,不妨一起去看看。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据考古学家在此发掘出的葡萄籽化石表明,早在第三纪时期,葡萄已经在这片大陆上出现,至公元前4000-3000年左右已达到了广泛种植。然而此时距离西班牙葡萄酒第一个黄金时代的降临,还要走过几千年。


一、黄金时代的兴与衰

公元前1100年,腓尼基人穿越地中海来到此处,并带来了葡萄和葡萄酒,在如今的西班牙南部加的斯(Cádiz)建立了贸易站,随后迁移到内陆并建立了 Zera市(如今的赫雷斯)。西班牙温暖的气候赋予了葡萄适宜的生长条件,西班牙葡萄酒开始成为地中海市场的“硬通货”。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迦太基人随后赶来,不仅迅速统一了伊比利亚半岛,还改良了腓尼基人传下来的种植技术,甚至还为西班牙带来了一位葡萄栽培学家Mago。然而消停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很快三次布匿战争后,迦太基彻底战败。


罗马人接掌了西班牙地区,稳坐地中海霸主之位。战争无比残酷,但西班牙葡萄酒就在此时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


葡萄酒对四处征战的罗马人来说,是除了粮草和武器之外的必需品。罗马人抵达西班牙之后,很快放开手脚,开始了大面积的葡萄种植和酿酒。这里温暖的气候使得酿出的葡萄酒比周边地区更为成熟甜美。罗马人向葡萄酒中添加了香料和树脂,并放在阳光充足的阁楼区域或烟囱旁边的小粘土双耳瓶中进行陈年。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在罗马人的努力下,西班牙的葡萄酒生产与贸易开始大踏步前进。以北部的Terraconensis(现在的塔拉戈纳)和南部的Baetica(现在的雪利之乡,安达卢西亚)两大主产区为首的西班牙葡萄酒很快成为了罗马军团除了亚平宁半岛之外的另一块葡萄酒供应地,并在整个罗马帝国进行广泛出口和交易,甚至一度成为了销量第一的葡萄酒产地。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几百年过去,强盛如罗马帝国,也一样没能逃过盛极而衰,因它而兴的西班牙葡萄酒也随它一并走向衰落。


公元409年,蛮族入侵,酿酒业一度停滞,一部分葡萄园也开始消失。尽管西哥特人的迁入短暂地恢复了局面,但公元8世纪,战火又起,摩尔人入侵并占领了伊比利亚半岛。信仰伊斯兰教的摩尔人使得西班牙酿酒业又一次陷入一段低迷的时期。


《古兰经》禁止饮用发酵和酒精饮料。所幸,摩尔人对葡萄以及葡萄干、葡萄汁等不经发酵的葡萄制品并不排斥。为了获得更高品质的葡萄制品他们甚至改良了葡萄种植技术,并且扩大了葡萄的种植。而在一些穆斯林领袖和贵族之间,饮用葡萄酒却已经成为了一种公开的秘密。尽管法律明文规定,禁止销售葡萄酒,但它依然出现在征税清单上。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自由派哈利法上台后,基督徒和修道院获准继续进行葡萄酒的酿造。在教会和修道院的支持下,葡萄酒业得到了一丝喘息,但即便如此,在穆斯林统治下,葡萄酒产业也依然不似往日繁盛。直至摩尔人战败被赶出欧洲,西班牙葡萄酒才迎来了真正的生机。


二、宗教之力与光复运动


从10世纪开始,西班牙的埃布罗河流域、杜埃罗河岸产区以及加利西亚山谷都已经开始了葡萄的种植。随着教会势力的不断扩大,西班牙的葡萄种植酿造开始复苏。


教会和修道院致力于酿酒传统的恢复,于他们而言,葡萄酒是上帝之血,也是上帝给人的恩赐,它对于宗教仪式至关重要。葡萄园在修道院和修道院周围的地区再度繁荣起来,教会和修道院所拥有的土地上,几乎都被种满了葡萄。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对僧侣们而言,酿造的葡萄酒除了供弥撒使用,还可以出售给朝圣者与当地的小酒馆,以增加收入。至于当年卖不掉的葡萄酒,则会被僧侣们送入地窖进行陈年,这就是早期酒窖的雏形。


僧侣们在葡萄的种植酿造上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也在传教的过程中将葡萄的种植酿造带到了各个地区,鼓励人们进行种植。在加利西亚,从修道院租种土地的农民可以在规定的任何一块土地上种植葡萄,但不能种植用来喂猪的栗子。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在勃艮第的西多会和本笃会僧侣的帮助下,西班牙北部建立了大片的葡萄园,当地的种植和酿造水平也得以提高。而其中一些地方就是西班牙如今酿造高品质葡萄酒的原产地名称保护产区(DO)的前身,此外,当时建立的一些修道院也渐渐发展成为酒庄,在他们的酒窖里依然保存着许多价值连城的老年份酒。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至13世纪末,除了最北部的山区,葡萄藤已经在西班牙各处扎根,北部地区成了各大产区争相开拓的市场。


在当时,杜罗河流域酿造的葡萄酒主要供给布尔哥斯城、萨拉曼卡城以及首都巴利阿多利德等卡斯蒂里亚的重要城市消费。而以浓郁强劲,颜色深浓闻名的托罗葡萄酒则在往后的几个世纪里颇受萨拉曼卡大学的教师喜爱。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1492年,西班牙最后一个穆斯林王国Granada向斐迪南二世和伊莎贝拉投降,光复运动完成,西班牙重归信奉天主教的欧洲人统治。而这直接将葡萄酒的发展推入了一段光辉岁月。


光复运动之后,毕尔巴鄂成为一个大型贸易港口,来自西班牙的葡萄酒在英国的布里斯托尔、伦敦和南安普顿市场进行交易。尽管违反法律,但依然有人冒着风险将酒体饱满、酒精度数较高的葡萄酒与法国和德国等冷凉地区的葡萄酒进行混合。此外在西班牙王室的赞助下,被哥伦布意外发现的美洲新大陆,也为西班牙开辟了新的葡萄酒出口市场。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英西海战后,无敌舰队的战败极大地削弱了西班牙的实力,加剧了国家债务,因此,西班牙开始向殖民地出口大量葡萄酒,并禁止殖民地进行葡萄酒生产,以获得更多的收入。


三、近现代西班牙的曲折与光明


19世纪50年代,根瘤蚜率先在法国爆发,葡萄藤大量死亡,葡萄酒生产几乎遭受了灭顶之灾。法国的酿酒师、酒商们纷纷南下,翻越比利牛斯山前往西班牙里奥哈、纳瓦拉和加泰罗尼亚等地谋生。他们的到来为西班牙葡萄酒产业注入了新的活力,资金、人才、技术、设备等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里奥哈产区所酿造的葡萄酒被认为足可以媲美波尔多。


一时间,西班牙葡萄酒卖遍了全欧洲,而西班牙葡萄酒的风格也在吸纳了法国酿造技术后,发生了一定的转变,譬如靠近法国的巴斯克和纳瓦拉地区,葡萄酒开始转向更为浓郁和饱满的风格。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1901年,根瘤蚜虫袭击西班牙,包括马拉加和里奥哈在内的众多产区遭受了严重打击,幸而此时欧洲各国已经找到了应对根瘤蚜虫的有效办法,因此,西班牙在短时间内就解决了根瘤蚜虫的侵袭。


为了规范行业,西班牙还制定了包括原产地名称保护在内的一系列葡萄酒法规。1925年,里奥哈率先成为当时第一个原产地名称保护(DO)产区,同时也是它第一个获得优质原产地名称保护(DOCa)的产区(1991年)。


然而,内战时期和两次世界战争对葡萄酒行业打击巨大,战争摧毁了葡萄园,阻断了出口市场,影响了整个西班牙的经济和葡萄酒行业的发展。


20世纪50年代后,西班牙政局逐步稳定,在政府扶持下,葡萄酒行业开始出现大量葡萄酒合作社。在这种模式下,每一个合伙人将各自种植的葡萄,统一送往合作社进行酿造和装瓶,以合作品牌出售,极大降低了酿酒和推广的成本。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70年代后,整个西班牙葡萄酒行业开始走向品质为王的道路,来自雪利和里奥哈等产区的葡萄酒开始成为市场上的主力产品。1986年,西班牙加入欧盟。西班牙葡萄酒行业加大了与外部的沟通,知名的飞行酿酒师带来的全新种植酿造理念,使得西班牙孕育出更多样化的酿造风格。


进入21世纪,西班牙葡萄酒越来越多地展现出其风格的多样性和超高的性价比。无论是新鲜爽口、果香四溢的白葡萄酒,长时间陈年的复杂红、白葡萄酒,起泡酒还是加强酒,你都能在这片土地上找到。这样的多元化能够满足不同场景、不同人群的需求,配餐也十分友好。在酿造中,酿酒师更注重的是葡萄酒本身的品质,高品质葡萄酒的表现常常超出预期。

西班牙:新旧世界葡萄酒的桥梁

近年来,西班牙更是应对市场需求进行了创新。新生代酿酒师们开始对葡萄酒酿造进行专业而系统的学习,并且对于风土极为重视。他们推行新的种植与酿酒技术,结合传统与创新进行酿造。在他们的引领下,西班牙的部分产区开始推行单一葡萄园的理念,如里奥哈(DOCa Rioja)、普里奥哈托(DOCa Priorat)、比埃尔索(DO Bierzo)。此外,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种植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不论是风土、品种、产区、还是酒庄旅游、葡萄酒分级,蓝裕文化酒庄规划设计院认为,西班牙即继承了旧世界尊重风土的核心,也引领了新世界注重品质,以旅游促营销的发展理念。不论是从历史上来看还是从当今的形势分析,西班牙都是一座精彩的桥梁,连通新旧世界,串起东西两头。

本站底部导航: 关于我们 工业旅游新闻 酒庄设计新闻 主题乐园新闻 工业旅游设计案例 酒庄设计案例 主题乐园设计案例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北京蓝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6050824号 友情链接: 京ICP备16050824号 蓝裕文化 ©2016-2020 蓝裕文化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