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那些建国以来被拆除的工业建筑,后悔已来不及

发布时间:2017/02/07

最近新闻报道:南京整体保护52处工业遗存,金陵机器制造局、首都水厂、金陵船厂、南京造币厂……作为洋务运动始发地之一和民国首都,南京留下了大批工业遗存,如今虽然部分被改造开发,但更多湮没在城市变迁的浪潮里。

工业遗产保护,既要留住城市记忆,又要注入现代功能”,在保护好核心遗产和整体风貌的前提下,工业遗产风貌区可以渐进式更新,甚至可以适度商业开发。

工业旅游设计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建国以来被拆除的工业相关建筑。


杭州火车站,第二代,生于1941年,卒于1997年。第一代车站建于1910年,抗战被炸毁,下图为日据期间由日伪政府重建。

工业旅游设计

昆明金马坊,卒于1960S-1970S,现在金马碧鸡坊是1998年在原址按原风格重建的


工业旅游设计

昆明碧鸡坊,卒于1960S-1970S,现在金马碧鸡坊是1998年在原址按原风格重建的

工业旅游设计

邯郸彭城东阁,亦称玉皇阁,卒于1958年,阁上左右分别为钟楼鼓楼,彭城是瓷都,不知是否因此而摆了好多坛罐,有网友读出了城门所挂的牌匾是“寅宾出日”意为恭敬地迎接初生的太阳。

工业旅游设计

青岛老火车站,生于1901年,卒于1991年,现在的火车站,是老火车站后移15米以后按照原样放大1.5倍重建的,仅仅是钟楼部分。

工业旅游设计

济南老火车站 生于1912年 卒于1992年7月1日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的一座典型的德式车站建筑

工业旅游设计

100年前,德国人在中国山东设计老济南火车站,促就了一座即美观又具有学术研究价值的精妙建筑。可在90年代初……

工业旅游设计

某执政者说:看到它(老济南火车站)就想起中国人民受欺压的历史,那高耸的绿帽子(穹顶)就像希特勒军队的钢盔……

工业旅游设计

拆了他,中国人民就从此站起来了!


济南老火车站原貌:


大钟楼

工业旅游设计

大钟楼底座

老火车站售票厅前

老火车站广场

内部构造,高高的穹顶与彩色玻璃窗

错落有致的老火车站

老火车站背面

老火车站记忆

拆除现场:


一位工人正在拆除大钟

1992年7月1日上午8时5分,老站钟楼上精准的机械大钟永远停止了转动。

(德国方面曾要求收回这大钟,未果)


锤子……

摄影师荆强:工人举起锤子,砸向老火车站墙壁时,我含着泪按下了快门……这些扭曲的灵魂,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

老火车站背面

对一个城市而言,一座在历史中久立的地标性建筑,它上演过某些关乎时代意义的大事件,也将市井黎民的命运与记忆蕴藉其中,每一代人的记忆都是一段私历史。

断壁残垣斑驳古屋,在“土地经济”的大命题下,看起来没有价值但人与城的对话借此发生,它让人们找到自己的时空坐标,它让人与城市互相信任,不至于在荒烟蔓草的岁月里迷失自我。


老火车站的记忆

时隔 21 年终于后悔了,2013 年济南政府宣布将原汁原味的复建老火车站,对这样一件“文化盛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建筑教授却给出这样的评价:一蠢再蠢,一蠢是当初的拆,再蠢是现在的建。拆了真的建个假的是什么意思呢?复建也不过就是个赝品,可能唯一的价值就是给后人留点教训吧。

我们曾悲叹, 为什么会拆毁古老的城墙、街道、古桥? 我们曾千万次地感叹,“要是能保留那样的古镇, 那样的古建、那样的古庙该多好!”殊不知, 我们当代人正在犯同样的错误,我们的后代将同样因为我们的粗心和短视而汗颜! 我们习惯于把久远的物件当作文物和遗产, 对它们悉心保护, 而把眼前刚被淘汰、被废弃的当作废旧物、垃圾和障碍物, 急于将它们毁弃。正像我们曾经不文明地对待古城古街一样,我们正在迅速毁掉工业时代留在中华大地上的遗产。较之几千年的中国农业文明和丰厚的古代遗产来说, 工业遗产只有近百年或几十年的历史, 但它们同样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物证, 其所承载的关于中国社会发展的信息、曾经影响的人口、经济和社会,甚至比其他历史时期的文化遗产要大得多。所以, 工业遗产保护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们应该像重视古代文物那样重视工业遗产。

北京蓝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工业旅游、主题乐园和酒庄设计的国际文化旅游创意企业。蓝裕文化在工业旅游、专业酒庄、主题乐园、特色小镇等方面坚持持续创新,提供从项目策划、规划设计、落地实施、投融资服务到托管运营的全产业链综合服务。


本站底部导航: 关于我们 工业旅游新闻 酒庄设计新闻 主题乐园新闻 工业旅游设计案例 酒庄设计案例 主题乐园设计案例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北京蓝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友情链接: 蓝裕文化